有关张译“妖精会”的澄清,来看看当年整个事件的真相吧

时间:2022-08-02 19:34:34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网络

剧组的玩笑被恶意安上莫须有的侮辱女性罪名,只能说有人别有用心了,当事人都跑出来澄清了,网友们还在专注吃瓜带节奏,却不看澄清。即便当事人表示了和张译关系很好,甚至也都站出来表示过是朋友打闹,网友们还是把是非真相混淆,恶意实在太过明显。

2013年张译参加李静主持的访谈节目《非常静距离》,在播出四年后也就是2017年,被别有用心的网友将节目中“妖精会”言论刻意解读为张译在剧组欺负女性工作人员、欺辱和霸凌女性。

事件发酵后“妖精会”当事人都纷纷公开澄清该事,坚决否认霸凌,侮辱女性。主持人李静表示确实是玩笑,是否是节目剪辑给大家带来了误会,甚至要把节目中开玩笑的段子都去掉。当事人都出来澄清了,只是朋友之间的玩笑,却仅凭几张断章取义的截图就下结论、乱扣帽子,未免太不公平。

就这样张译都公开向大家道歉,接受批评和教训。

具体当事人们的回复:

1.张译本人公开在平台上道歉。

2.《非常静距离》主持人李静:这纯粹就是玩笑、是否是剪辑带来了误解。

3.“妖精会”成员贾小宝:在这个剧组收获了很多、他被我们折腾得不轻,口号是他自己喊的、我没喊也没跪过,他还挨个求着我们入会呢。并且经常和我们谈心、开导我们。

4.“妖精会”成员李华:剧组氛围非常欢乐,大家会一起起开玩笑,会一起整蛊张译,张译自行出费用给剧组人员旅行。

同时,李华还转发了张译的道歉文章,希望网友们“在不明事实真相的时候请慎言。”

5.“妖精会”成员王静:加入妖精会真的很快乐,绝对没侮辱过我们,反而是关心爱护更多。

6. “妖精会”成员演员瑛子表示怀念:妖精团长也不组织聚一下,妖精们都没法施展法力了,快打回原形了!

以下是澄清原话、截图:

张译:“首先,要向大家郑重地道歉,因为我在2013年的《静距离》做访谈的描述方式,给大家带来了理解上的误导,以至于被人联想到了侮辱女性、剧组生态恶劣和职场霸凌这样的关键词。真的非常抱歉。”

在许多年的拍摄工作中,我都是剧组里的逗比,喜欢活跃气氛。2012年制作的电视剧《好家伙》,因为拍摄周期长、工作环境艰苦,演职人员都非常疲劳。于是那时候,我开玩笑地建立了一个所谓“妖精会”,专门吸收女同学。因为她们是化妆师、服装师和剧照师,她们每天和我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最久,也格外照顾我,我爱开玩笑,她们也爱和我开玩笑。这个“妖精会”就是为了好玩而“成立”的。

当然不能我自己说有多好玩,但是在2012年的夏天,每一位“会员”确实都因为这个“会”,以及目前网上有些人无法接受的“入会形式”而笑到肚子疼。谁会因为屈从“权贵”被辱没了人格或被霸凌,能笑得如此开心呢?

“会员”剧照师B,就是她,被我塞进了筐里,但是她当时是笑得已经没劲爬出来了。至今,B同学还会隔三差五地专门来看我;

“会员”化妆师H,和B一样,这些年来,对我的称谓只有“老大”,这是她们当时在“会”里的习惯称谓。前年,H专门向贾导演提到我,于是有了我参演《山河故人》的机会,也有了我与化妆师H的再度合作;

“会员”化妆师J,这些年来,没事就会买上吃的喝的跑来探我的班;

“会员”演员Y,前一段时间,我在知乎上写的那篇《拍吻戏是什么体验》中提到过她,Y同学也饶有兴趣地在知乎上做了回应。这些年来,每当得知我的好消息,Y都会发信息道贺;

“会员”助手L,从2012年《好家伙》至今,五年了,都是我的助手

在甘肃的高原上,《好家伙》的每个演职人员都是灰头土脸。特别是拍摄期间,剧组发生了不幸……阴霾笼罩大家的心头,但是总要前行。在艰难的工作中,恰恰有一丝温暖来自我们“妖精会”。我们这几个人,除了工作之余的傻乐呵,更多的是相互的关心和彼此的鼓励。大概是因为过去当过部队指导员的经历,我会和每一个人谈心,试图帮助大家在困惑和迷茫中勇敢地迈步向前。一个阴风怒号的下午,我们站在一起谈起各自不幸的经历,几乎每个人都是泪水连连。然后我们擦干眼泪,然后我们继续工作,我们一起讲故事,一起给其它部门送吃的,整个剧组也因为“妖精会”的存在,而感受到了欢乐。这些事情,我记得,“妖精会”的姑娘们记得,剧组的每一位成员也都记得。“妖精会”在杀青之日,其实就解散了,2012年8月15日,瑛子的微博写道“谢谢好妖精@张译 的帮助让偶成长。”我的转发是“作为妖精会的会长,祝福我们的七仙女,一切顺利!”是的,她们是我们整个剧组的仙女,她们美丽、善良、坦诚而聪慧。至今,我会常常想念她们每一个人,偶尔,我也会听她们说起“还是那个时候最开心,最好玩。”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

女人都是水做的,生来就该得到世界的宠爱,我尊重女性,爱戴女性。但是,一个人成长了,逗比生涯就应该结束了……拍《士兵》的时候,我带头把导演的红色内裤高悬到了树上;拍《团长》,我的一场哭戏演完了却迟迟没有听到导演结束的指令,突然一群摄制组的同事,扑上来兜头一桶凉水,抓起我,嘻嘻哈哈地把我扔进了河里,我吓得毛都炸起来了,就听见导演开心地一嗓子:“收工!”同样是《团长》,副导演在树旁睡着了,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到了树上;我和好友拍一场他打我的戏,排练的时候,他开着玩笑用钢盔砸我,我的肋骨就此骨裂,生挺了余下三个月的拍摄期……过往总是不堪,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……那时候拍戏挺傻的,杀青了,我会趴在窑洞的土炕上,哭着给很多人写藏头诗,即便是现在,每一部戏杀青,我都特别害怕离别的那一刻。尤其是《好家伙》。

《好家伙》摄制组的每一个人都是好家伙,像一个游牧部落,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,风里雨里四海为家,困了躺地上就睡,饿了,蹲路边掺着沙土就吃。请原谅我们开玩笑的粗鄙,粗鄙玩笑的背后,是朝夕相处、情同手足的温度。多年做演员,演过的角色数不清楚了,自问,态度上无愧于作品,合作中对得起同事,生活中,更尊重女性。所以有人会叫我“妇女主任”,我愿意听她们的倾诉、意见,以及批评。

但是,我必须接受这个教训。把这样的事情,在节目上讲,自认为摘取了欢乐的一段,就可以产生节目的效果,那是因为我的脑袋里有前因有后果,可是观众不知道,于是引起一些人对整个行业的不满,是我的错误。演员,在公众面前的发言,必须考虑周全,关注受众的接受,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时间让我们娓娓道来,特别是有些事情,不是旁人或未亲见的人能够理解,或者愿意理解的,哪怕原本真的只是玩笑。

我的书中有一篇文章《向女生道歉》,今天,我也要向所有我开过玩笑的女生道歉,特别是“妖精会”的“会员”们,过去的我顽劣不堪,肯定有玩笑过度的时候,请你们原谅,五年了,今后不会了。

再一次诚恳地道歉。

演员张译

2017年4月25日

主持人李静:刚出演播室,看了这段吓了我一跳,因为提到静距离,我真的有话说!这段就是玩笑,而且我相信大家都只会跟自己亲近关系好的人开玩笑甚至恶作剧,在拍戏之余,一个可以给大家带来欢乐的开心果是多么不可多得,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会跟不熟的人恶作剧,生活中各位也是这样啊,我不知道是不是剪辑给某些人带来了误解,实在不好意思,今后我也要把节目开玩笑的段子去掉,好吧!也说服张译不要开玩笑,你都获奖了,不能严肃点吗?

2017年4月25日

贾小寳:

老大,想不到我也火了,哈哈,是作为妖精会的小六。他是把我塞筐里了,但也被我们折腾得不轻,而且口号是他自己喊的,我没喊过也没跪过,他还挨个求着我们入会呢。当然也不是没代价,我的一只鞋就被他抢跑了...可惜在节目里老大没说和我们谈心、开导我们,更没说每次见面都会关心我的工作,你四不四傻。

李华-华子转发贾小寳微博:

想想都觉得好笑,记得杀青的时候老大不敢下马,就怕我们整他把他扔到水沟里去!最后大合影都是在马上,好玩儿!还记得在戛纳的时候老大为了锻炼我和小丽的独立及适应能力,他出钱让我们两个去摩纳哥,要独立完成买票。旅游,吃饭,买纪念品等任务,还要实时照片给他,顺利完成任务每人还有100欧的奖励。

王静---Phoebe:

作为妖精会的成员,我必须说一句,加入妖精会,我真的很快乐,也很开心!老大,从没侮辱过我们,反而很关心爱护我们,请不要侮辱我们中国好演员!老大,您是最棒的!@张译。

2013年8月5日

演员瑛子转发王静---Phoebe:

妖精团长也不组织聚一下,妖精们都没法施展法力了,快打回原形了!

王静---Phoebe:

刚看完一月份的一期《非常静距离》,嘉宾是老大@张译,听着老大讲述我们妖精会的趣事,眼前不时地出现我当时进妖精会的画面,很想念老大和妖精会的每一位成员。@行小歌@演员瑛子@化妆师HUA@李俊丽梨@贾小寳。

2012年8月27日

王静---Phoebe:

《好家伙》杀青了。感谢导演@简川訸,让我懂得了很多镜头上的东西,感谢老大、舅舅@张译,组成的妖精会,因为有了妖精会这个大团体,所以我变得更加快乐!还要感谢帮我打板儿的几个朋友。谢谢你

2012年8月27日

贾小寳:

4月22-8月26 历时四个月之久的好家伙们终于杀青了 四个月 觉得漫长过 觉得短暂过 可在这最后一天里还是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2团 妖精会 啤酒队 这些伴随着我长达四个月的组织 谢谢你们 这是一个让我成长的剧组 欢乐的剧组 不矫情的说舍不得了 借用时光的话:时光流逝 时光也永逝。感恩!谢谢!

 

地区      |  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闻热线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投稿信箱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法律顾问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冀ICP备13030712号-2]